中国公益网 口碑黑马《家主,您看我滑跪的姿势标准吗?》高分场景让人意想不到
你的位置:中国公益网 > 服务项目 >

口碑黑马《家主,您看我滑跪的姿势标准吗?》高分场景让人意想不到

发布日期:2023-07-18 07:11    点击次数:205

第九章 我真是艳福不浅

罗慧娘蜡黄的脸急得涨红,上前劝道:“娘,有话慢慢说,你别这样……”

蔡老太劈头盖脑一顿乱打,唾沫横飞:“说个屁!都怪你生的赔钱货!一屋子赔钱货你咋还有脸活着?!”

罗慧娘的发髻瞬间凌乱,小女儿冲上来拦着:“奶奶,不要打我娘……”

结果就是母女二人一起被打。

姜昉本来抱着双臂,当自己是吃瓜群众看热闹,看到这一幕眉头蹙起,轻易抓住蔡老太撒泼的爪子:“你怎么打人呢?”

蔡老太跳着脚又想揍姜昉,被姜昉推开,顺势一倒,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滚地战术。

“这日子过不下去了!夭寿啊!老头子你干脆带我走了算了……”

罗慧娘受宠若惊,没想到这个女儿还有站她这边的时候。

“阿昉,我没事我没事,你想吃肉跟娘说,娘努力给你挣,咋能偷吃奶奶的鸡呢?”

曹庆花立刻拉着罗慧娘叭叭一通告状,何止鸡啊!还有白花花的一两银子!

罗慧娘心疼得不行,生怕女儿脸上又留疤,雪上加霜。

姜昉看着这个满眼都是疼惜的软包子娘,蔡老太重男轻女,所以一直不待见生了三个女儿的罗慧娘。

这女人不过三十出头,一脸菜色,活得跟个老黄牛似的,面对谁都是唯诺和讨好。

如果能离开蔡老太的压榨,也许还有得救。

蔡老太还在嚎啕:“这日子可咋过啊!一天花一两、一天吃了一只鸡啊!这样下去还得了?你们干脆把我这条老命拿去……”

姜昉轻飘飘丢下一句:“过不下去就分家。”

蔡老太的嚎哭戛然而止,静默几秒,旋即蹦起来捶胸顿足:“老娘还在世就提分家,你这是在咒我死啊!你个不孝女!畜生,畜生啊……”

姜昉定定看着罗慧娘:“你想分家吗?”

反正名声已经臭得要死,再多个不孝,也是虱子多了不怕痒。

罗慧娘吓一跳:“胡说啥呢你这孩子!分家是能随便说的?”

蔡老太咆哮:“分就分!你和你那个倒插门滚出去!我们姜家不稀罕!”

能赚工钱的姜大和埋头干活的罗慧娘可绝对不能没有!还有姜小妹过几年也能换彩礼了!

罗慧娘急了:“娘,阿昉花的钱我来补贴,这几天我得空就去山上挖药。”

蔡老太眼里精光一闪,等的就是她这句:“这可是你自己说的!”

罗慧娘的父亲是有名的山林采药人,曾经家境殷实,后来采一株雪莲坠崖而亡,家里才没落。

越是险峻的地方越多奇花异草,简而言之就是拿命换钱。

罗慧娘出嫁前也会采药补贴家用,婚后,姜大坚决不肯让妻子涉险。

蔡老太馋了好久,如今总算名正言顺了,美滋滋做起发财梦来。

看热闹的村民们慢慢散去。

姜昉无视罗慧娘殷勤的目光,她好不容易发了一次善心,结果人还不领情,要继续在火坑里待着。

猪队友,带不动。

罗慧娘对女儿的态度习以为常了,都怪自己对不住她,娘胎里给带了个大红斑下来惹人笑话。

罗慧娘讨好地将一样东西捧到姜昉面前,打开层层手绢,里面居然是一块掌心那么大的水银镜。

段玖眉心一抽,等着母夜叉发飙把它砸碎。

这种镜子不同于普通的黄铜镜,能把人照得特别清晰,纤毫毕现。

罗慧娘能弄来这么一小块,都是不容易了。

(温馨提示:全文小说可点击文末卡片阅读)

可是送给姜昉,不就是明晃晃的打脸吗?

姜小妹也瞪大眼,担忧地看着娘和二姐。

家里一面镜子也没有,二姐就连去河边洗衣服都不肯,就是不想看到水里自己的倒影。

娘咋还……

姜昉接过那块在现代可以说是平平无奇的小镜子,在这里,是一个母亲能拿出的最好最稀罕的东西。

不知道的还以为罗慧娘是在嘲讽,明明她眼里盛满了期待和忐忑。

姜昉仔细看了看,露出一丝真心的笑意:“谢谢,我很喜欢。”

这具身体的样貌和前世的自己竟有几分相似。

罗慧娘一直愧疚自己给了女儿这副样貌,所以无论原身如何任性蛮横,都舍不得多加指责。

也许,大红斑在她眼里,丝毫不觉得丑陋。

罗慧娘再次受宠若惊,自己该不会是在做梦吧?

姜小妹嘟囔道:“二姐,这是娘用她陪嫁的镯子跟货郎磨了好久才换来的。我还以为她要送给大姐……”

姜昉摸了摸姜小妹的小啾啾。

“大姐还好吗?”

罗慧娘笑说:“来娣快生了,气色还不错,等孩子生了娘再带你们去看。”

这三姐妹,大姐姜来娣,三妹姜赛男,简直不要太有特色。

唯独姜昉格格不入。

据罗慧娘说当初她挺着大肚子在破庙躲雨,遇到一个同样身怀六甲的贵妇,和其仆从。

巧的是两人当晚同时发动。

姜昉呱呱坠地的时候日出东方,恰好那个贵妇人也姓姜,更觉得是缘分,就帮着取了个“昉”字,寓意明亮、起始。

还好心赠了银两让罗慧娘带回婆家,这才让蔡老太接受脸上有残的二孙女。

罗慧娘见姜昉是真心喜欢水银镜,欣喜极了,又眼巴巴提出想看看姜昉额头的伤口。

一看,那眼泪啪嗒啪嗒流下来:“娘一定会攒钱给你买祛疤药。”

姜昉早就自己处理过伤口了,安慰道:“放心,不会留疤的。”

段玖嗤笑出来,区别不大吧。

姜昉见不得老实人哭,更见不得段黑茶嘚瑟:“咱家里只要一个美人就够了。”

她掰过段玖的脸,把他头发全给撸到耳朵后,露出那张好看得惊心动魄的脸。

“你们看,我真是艳福不浅!捡着宝了!这倒贴送上门的也有好货啊!”

罗慧娘哭泣的脸愣住,姜小妹嘴巴张大成O型,咋才离开家几天,就感觉什么都变了?

二姐变得有礼貌了,二姐夫美得不像话!

段玖脸黑了。

死女人长得丑说话又难听,这么多年怎么还没被打.死!

他在脑海里把姜昉来了个旋风式吊打。

这还没完,姜昉体贴地对罗慧娘说:“有什么活儿都给段玖干,你才刚回来,歇一歇。”

蔡扒皮多吝啬啊,儿媳和孙女去十几里地外探亲,腿着来腿着去,连个驴车都不给雇。

“这、这不合适吧?”罗慧娘目光转向院子里那一大盆脏衣服。

(点击上方卡片可阅读全文哦↑↑↑)

感谢大家的阅读,如果感觉小编推荐的书符合你的口味,欢迎给我们评论留言哦!

关注女生小说研究所,小编为你持续推荐精彩小说!



友情链接:

TOP